做最好的渣打金融投资有限公司

押注工业互联网 通用电气收入已超10亿

  对于物联网,问题不在于是否,而在于何时、有多大、谁会赚到大钱。这至少是很多投资者、科技联合企业和投资银行的想法。他们把物联网看成是自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横扫全球以来最大的机遇。

  不知你是否被这样的想法所吸引:在数英里外,用手机控制你家里的恒温器和家居安全系统,或者戴上一款智能手表或健身记录器。每当提及物联网时,出现在人们脑海中的,都是这些产品。但是这一概念还涵盖了大得多的、并且较少被人看到的应用领域能互相发送数据的一切产品,从汽车、钻井平台到工厂机械。依据可能的消费和商业应用,分析师们争先恐后地做出最宏大的预测:Gartner公司1.9万亿,IDC集团7.1万亿,思科(Cisco)19万亿。它们说的是设备数量还是美元?那又有什么关系呢,反正就是大!(声明一下,它们说的是美元。)

  巨头把潜力股们都收了

  对于投资者来说,这样的狂热可能会导致一种熟悉的焦虑感:我们可以将它称为对错过下一个重大事物的担忧。事实上,结果总会有些许失望。可投资的公司相对很少,那些机会最大的业务不是刚刚上路、充满风险,就是深处于大企业的内部。这些企业实在太大,把产品互联带来的效应稀释了。但是,我们会看到,机会将出现在一些意想不到的地方。

  对于散户投资者来说,风投机构和大型科技公司的骚动是一种障碍。例如,风投公司GreylockPartners的一位合伙人乔希埃尔曼(JoshElman)投资了智能家居公司SmartThings,他预期过两到三年,这个行业就会发展起来。后来,谷歌公司(Google)出资32亿美元,买下了联网恒温器生产商Nest。很快,Nest自己又花5.55亿美元抢购了联网摄像头生产商Dropcam。埃尔曼说:从那时起,一切全完了。由于谷歌大胆采取行动,大型科技公司竞相制定了自己的战略。而所谓的战略其实就是并购。果不其然,去年8月,在埃尔曼投资后不到一年,三星(Samsung)拿下了SmartThings。

  这样做的结果,是留给投资者的行业纯玩家所剩无几。SmartThings在未来很多年内都不会给三星带来有实质意义的盈利。谷歌的营业收入高达560亿美元,Nest和Dropcam的收入与之相比,不过是九牛一毛。另外一些成功的消费品公司,比如Pebble、Fitbit和Jawbone,仍然是私人控股企业。在这个领域里,最能称得上是好赌注的,是Garmin公司,它本是一家汽车导航企业,后来自我重塑为智能手表、健身记录器和宠物追踪设备的销售商。在2014年第三季度,公司一半的营业收入来自于非汽车产品的销售股价在2014年上涨了33%但是它的好日子可能不长了:它和其他智能手表公司的销售将很快受到苹果(Apple)产品的打压。

  对于投资者来说幸运的是,消费者产品只是整个市场里的一小部分。几乎所有联网设备都使用了传感器,它的应用无穷无尽,预计可以渗透到几乎所有产品领域,从交通信号灯、停车场到喷气发动机和轮胎。北方信托公司(NorthernTrust)的科技基金联席经理德博拉科赫(DeborahKoch)说:这不仅仅是科技投资,这将成为一场带动整个经济的生产力运动。科赫说,现在找出一个赢家还尚早,旧的行业在未来的三到五年内都不会采用这类技术。

  联网设备的进步大都发生于像通用电气(GE)这样的旧经济体巨擘的内部。公司的首席营销官康贝丝(BethComstock)表示,通用电气销售大约43种的工业互联网产品,营业收入超过10亿美元,最大的买家一直是航空和机车客户。她还说,那些公司的IT部门已经懂得如何利用来自于传感器的数据,比如提高燃料效率和让火车跑得更快。她强调,这项产业还在起步阶段。

  关注供货商,如芯片公司、无线网络设备制造商

  很多投资者并不关注终端产品,而是押宝于供货商。毕竟,要实现联网,就必须有人生产出数以十亿计的芯片。贝莱德公司(BlackRock)的高级投资组合经理保罗埃布纳(PaulEbner)说:相对于玩转物联网更明显的方式,我们认为,对芯片的需求十分强劲,对这一市场的估值偏低。他的公司已经为面向汽车行业的芯片制造商提供了资金支持,因为车企购买了8%的半导体产品。(事实上,这些汽车很可能把它的4GLTE能力像它们的发动机功率一样当作卖点。)

  高通公司(Qualcomm),是世界上最大的芯片制造商,从某种程度说,它驱动着几乎每一部智能手机。这样的主导地位将使公司成为一位重要的玩家。实际上,不久前,公司出资25亿美元收购了英国半导体公司CSR,表明它有意成为物联网的巨头:CSR销售用于汽车、打印机和无线电台的芯片。高通的首席执行官史蒂文莫伦科夫(StevenMollenkopf)说,这一新市场将推动公司在未来数年内的年增长率为8%至10%。因为出现与中国被授权方发生争端的新闻,公司的股价不久前受挫,使其市盈率达到了14倍,对于一家增长型科技公司来说,这个价位相当便宜。

  还有ARM公司(ARMHoldings),它授权使用的处理器架构驱动着全球95%的智能手机。这是一家小公司,2013年的营业收入仅为18亿美元,但是在移动芯片领域,它已经打败了芯片巨擘英特尔(Intel)。ARM正在成为最大的联网设备授权商:在2013年,有100亿个它授权的芯片被销售出去,其中的一半用于家电等非移动设备。去年10月,公司推出了一款专门用于工厂机械、汽车和智能家居的芯片。

  在专注于企业的公司中,最可能实现纯投资的是SierraWireless公司,这是一家市值高达12亿美元的无线设备制造商。公司的全部利润都来自于无线领域,服务于克莱斯勒(Chrysler)、雷诺(Renault)以及丰田(Toyota)的供应商Dezo等汽车客户,也服务于工业公司。Sierra公司的预期市盈率高达33倍,但并非不合理,因为公司预期未来五年的盈利年均增长为81%。AvondalePartners的一位主管、高级研究分析师约翰布赖特(JohnBright)说:投资于一个渗透率较低的较小企业,见效要比投资于思科、高通或通用电气这样的巨轮快。

  作为一艘巨轮,思科公司正在尽可能地快速前进。首席执行官约翰钱伯斯(JohnChambers)已经把公司的未来押在了他所说的完全物联网(Internetofeverything)上,推出了800种产品,比如用于采矿现场和制造车间的无线网络。高盛集团(GoldmanSachs)的分析师西蒙娜扬科夫斯基(SimonaJankowski)说:在网络化产业方面,思科已经领先于竞争对手。思科有10,000个联网设备客户,在公司的490亿美元总营业收入中,有24亿美元来自于这些客户。这点营业收入或许不足以让股价重新活跃起来。自2000年互联网泡沫崩溃后,思科的股票处于半死不活的状态(由于对公司网络硬件的需求持续萎缩,思科在此期间实施过多次振兴的努力),一直没有行情。

  尽管如此,所有的烤面包机、车库大门和空调也都要上网。在短期内,思科和它的同业公司将面临很高的需求。管理着美国教师退休基金会中盘增长基金(TIAA-CREFMid-CapGrowthFund)的联席经理特德斯卡利塞(TedScalise)相信联网硬件最终将成为大宗商品。中盘增长基金在过去五年的平均年收益达到16.9%,而标准普尔500指数(SP500)为15.9%。但是他认为,Aruba、RuckusWireless、Netgear等无线网络公司可能在定价压力限制它们的收益之前享受几年的好时光。

  专家表示,一旦硬件在几年内到位,软件公司将兴起,帮助公司解读硬件收集到的所有数据。科赫说:软件还在演变中,是未来网络化运转的关键。Splunk公司(科赫持有该公司股票)和Hortonworks公司(已经提交文件,在2015年上市)处于行业趋势的前沿。

  趋势刚刚开始

  目前,物联网的潜力远远超过了现实。研究机构Gartner预计,炒作将很快熄灭,出现幻想破灭的低谷,随后而来的是认知的爬坡期,最后是进入生产力的高地。美国计算机行业协会(CompTIA)的研究和市场情报副总裁蒂姆赫伯特(TimHerbert)指出:我们通常高估技术的短期影响,低估它的长期影响。

  好消息是,媒体炒作并没有让股票估值虚高。高盛集团的扬科夫斯基说:现在更像是1995年的网络热潮,而不是1999年或2000年的。这是真正的趋势,利益非常大,但我认为,一切还没有过热。当然,这里的关键词是还。

温馨提示:“押注工业互联网 通用电气收入已超10亿”资料免费公开,每期提供最新的彩图资料给广大彩民阅读浏览,仅供参考使用。彩图中所有联系方式和网址切勿相信,如果有任何问题,本站一律不负责!请各位阅读浏览彩图资料的彩民提高防范意识,谢谢合作!

相关阅读